所谓“身材平权”,Ashley Graham的成功就是最好的范例

日期:2020-07-15 22:01:32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秀场不仅是时尚审美的风向标,更是文化、政治发展的缩影。曾经被高挑白人女性垄断的伸展台受到平权运动的影响不断扩张:在非裔、亚裔和无性别模特取得T台胜利后,身材多元化的先行者AshleyGraham在以瘦为美的时尚圈开辟出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她用不容忽视的曲线、勇敢犀利的言论和无可辩驳的性感态度成为多元审美浪潮中一颗冉冉升起的闪耀之星。

  Ashley出生于1987年,12岁时在家乡内布拉斯加州的林肯市被星探发掘,第二年以“大码模特”的身份与WilhelminaModels模特经纪公司签约,高中毕业前已经参与过不少国际性质的商业拍摄。

  17岁那年,Ashley前往纽约追寻梦想,与大多数还在象牙塔里同龄人不同,她的自我发现是在走秀、拍片和面试中完成的。

  尽管已经是一名小有成就的专业模特,在相对保守的老家,她依然被称为“那个漂亮的胖姑娘”。年轻的Ashley尝试去获得真正的自信,但却总是被舆论击毁。

  在十年后的一次采访中,她是这样描述这段迷茫期的:“我曾今厌恶镜子里的自己,开始屈服于派对和酒精。我努力寻找自爱,从其他人那里获得肯定,但事实是,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也无法控制体重。”

  经过四年的挣扎和坚持,2007年4月,Ashley终于被她的伯乐——《Vogue》电子版创意总监SallySinger发掘,由此开启了成名之路。

  2009年,Ashley和KateDillonLevin、AmyLemons、LizzieMiller、CrystalRenn、JennieRunk和AnansaSims七位大码模特以一副集体裸照登上《Glamour》11月刊,无声抗议时尚行业中长期存在的体型羞辱问题。

  同年,Ashley前往非洲传教,在教堂中遇到了人生伴侣JustinErvin。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采访时,Ashley承认丈夫因为拥有非裔血统在她的原生家庭受到了不公平对待,这更坚定了她以实际行动消除偏见、拥抱多元的决心。

  2010年,大码女装零售商LaneBryant以#ThisBody为主题拍摄了一支颇具争议的广告片。当镜头聚焦在AshleyGraham的赘肉上时,她那句著名的台词“我的身体为革命而生”一石激起千层浪,在YouTube上获得了80万赞,并被《纽约邮报》等媒体报道。

  两年后,Ashley为LaneBryant拍摄的形象片登上纽约街头大幅广告牌,Ashley本人也被评为2012年度最佳时装周模特。

  Ashley的形象片登陆纽约街头

  2013年开始,AshleyGraham与加拿大知名服装品牌AdditionElle合作推出大码内衣系列,并且把这个内衣系列带到了纽约时装周,邀请众多不被重视的大码模特们走上T台。

  2014年,审美多元化已经成为备受关注的社会话题。维多利亚的秘密宣传片将一群蜂腰长腿的超模形象定义为“PerfectBody(完美身材)”,激怒了众多女性消费者,引发了数万人的签名抗议,也助推了以Ashley为首的一批身材维权者成为价值观意见领袖。

  这一年她登上TED大会的演讲台,对着一面全身镜分享有关自我接纳的心路历程:“当我意识到自己永远无法达到狭隘的主流审美标准的那一刻,我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2016年,Ashley成为第一个登上《体育画报》泳装版的16码超模,而此前能登上这本杂志的都是黄金比例身材的性感尤物。

  正如媒体评论家所言,这次刊登标志着身材多元化正在成为主流趋势。同年,快时尚连锁品牌H&M邀请她拍摄广告片,并为之量身定制了出席MetBall(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的惊艳礼服。

  2017年,法国政府通过了禁止过瘦时装模特演出的决议法案,这意味着在法国从业的模特都必须提供医生开具的健康证明,违规者将面临最高75000欧元的罚款和为期6个月监禁。

  Ashley的影响力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一路飙升;全球最大的模特经纪公司IMG花了36个月的时间逐个游说话语权领袖,将Ashley推向英国版《Vogue》开年刊封面;

  两个月后,在AnnaWintour的举荐下,她和当下最炙手可热的7位年轻模特一起拍摄了有关女性力量的大片,并登上了美版《Vogue》125周年纪念刊封面;同年又入围《Time》杂志百大影响力人士榜单。至此,Ashley成为当之无愧的“大码模特”第一人。

  2018年,父权凝视下的性感天使不再符合当代女性的价值观;著名歌手Rihanna通过Instagram平台推出SavagexFenty系列内衣,让自我取悦成为新的时尚潮流;

  大码模特走秀不再只是博人眼球的猎奇噱头,她们的形象为品牌发布会注入了必备的多样化元素。

  这一年的6月,Ashley登上意大利时装屋Dolce&Gabbana的米兰发布会;次年8月,Ashley宣布了怀孕的好消息,并成为历史上第一位为TommyHilfiger走秀的孕妇。

  尽管取得了卓越的成绩,Ashley认为“大码模特”的标签本身就是一种没有必要的孤立,她更愿意称之为“我的尺寸”。

  长期以来,时尚圈只会讨好那些身材高挑的女性,大码服装的消费者长期被冷落,然而超过一半以上的美国女人都属于所谓的“大码范畴”。

  值得庆幸的是,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品牌致力于为大码客户提供与其它客户一致的购物体验,也有更多知名经济公司开始和非传统身材的模特签约,这些在十年前都是无法想象的,也正因为这样,Ashley的成功才显得尤为珍贵。

  当大部分人都不看好她的时候,她决定将尊严和快乐的决定权交还给自己,并身体力行地改变着不公平的行业规则。

  事实证明,美不应该拥有唯一的标准,变美更不是获得人生价值的唯一途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